高等教育本科论文开题报告,大学行政化的多视角解读

现在请大家鉴赏的文章是高等教育和公共行政和大学方面的本科论文开题报告

《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3006期作者/方林佑本文总字数:10450

方林佑1,2

(1。 湖南师范大学 教育科学学院,湖南 长沙 410081;2。 湖南大众传媒职业技术学院,湖南 长沙 410100)

摘 要:行政化、学术化、市场化都是大学发展的历史传统.“ 知识”和“科层制”形成“知识”、“权力”两股巨大力量,通过“惯习”、“规训”和“信号”的作用,重塑现代人的“主体性”,使得人们不仅成为大学行政化的受害者,也成为大学行政化忠实的接受者和复演者.

关键词:大学行政化;大学传统; 知识;科层制;主体性

中图分类号:G64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1-6124(2013)06-0086-05

“行政”一般专指行使国家权力,也可指机关、企业、团体等内部的管理工作.“大学行政化”有静态概念和动态概念之分:作为一种状态和结果,是指公共行政系统的权力和指令成为高等学校运行的主导力量,并转化为学校内部组织管理、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的基本推动力和行为模式;作为一种过程与趋势,是指国家(政府)权力不断“入侵”高等学校,与学校内部管理工作相互渗透和自我强化.本文试图从历史论、知识论、管理论和人性论四种视角,解读大学行政化的动态过程.

一、“大学传统”的沿袭

高等教育的协调发展是政府、市场及学术寡头三种力量平衡的结果 [1 ],事实上,任何单一力量对大学的控制都会存在严重的危险性.行政化、学术化、市场化都是大学发展的历史传统,三者形成的内部张力,推进着各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大学所走过的世俗化、民族化、大众化及 化等历程表明,宗教、国家、一般大众等都曾是大学发展中重要的影响力量.20世纪以来,需求、多样化、网络化、终身学习、信息和通讯技术、社会责任、政府职能的转变,又成为了推动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新动力,不过,这一切并没有从实质上改变伯顿·克拉克的“三角模式”.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大学有着学术自由和学术自治的传统,也有着被政府(教会)长期干预的传统,“行政化”一直是附着在大学身上的“幽灵”.大学从来就处在被干预与反干预之中,自由只能在抗争中获得,随着大学的成长壮大,追求自由的抗争也越来越悲壮,越来越惨烈.

大学产生于中世纪的欧洲大陆,当时的情形是:第一,大学数量少、规模小、任务单一(只有教学),处于社会的边缘,与社会的关系比较简单,远未形成影响社会发展的强大力量;第二,社会呈现“二元结构”,即世俗的与宗教的、帝国的与教皇的、皇权的与教权的.由于教权与君权的对立与抗衡,教会与政府都想争取大学,竞相给大学授予特权,如保护师生安全、自立特别法庭、罢课罢教和迁徙权、学位授予权、赋税兵役豁免权、内部事务处置权等,而当时欧洲地方政府多是小城邦,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控制大学,这就为大学提供了较大的生存空间;第三,大学的存在能给地方带来好处,而大学的国际化特征使得大学的存在和发展并不一定要依附于某一国家或城市,一旦遇到外界的干预和控制时,学生行会会以举校迁移来捍卫自己的权力,教师行会则以罢课或罢教来表示反抗.因此,中世纪政府与大学关系模式主要是“大学自治”.但从15世纪到18世纪,欧洲社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及民族国家形成,大学开始向世俗化发展,国际性也变得模糊,稀有性和迁移可能性丧失,尤其是世俗政府战胜教会后,就腾出手来介入大学的事务.从16世纪开始,政府通过重新颁发特许状或法人资格、制定各种法规或法律、改革大学内部的组织形式,甚或创办国家大学或其他类型的高等教育机构等措施,加强了对大学的控制,大学拥有的许多特权实际上被所在国的国王或君主逐步剥夺.

政府控制大学的一个重要举措是直接投资办学,这种传统最早出现在希腊化时期,亚历山大学校的开办就是政府行为,由政府提供资助,罗马的修辞学校不但由政府资助,教师也由政府任命,应该是高等教育由政府干预之始 [2 ].德国有国家办大学的传统,且大学自治与为国家服务并行不悖,早在17~18世纪,德国就创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哈勒大学、哥廷根大学和埃尔兰根大学.至19世纪初,德意志民族和国家处于最困难的时候,国王威廉三世认为“国家必须用脑力来补偿在物质方面所遭受的损失”,德国没有像法国那样,通过暴力革命关闭所有传统大学,而是将高等教育纳入国家政治经济发展轨道,并根据洪堡的办学思想,创立了将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的柏林大学,洪堡在主张大学独立自由的同时又维护着政府对大学进行控制的权利与责任.近代大学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将科学研究作为自己职能,知识的传承与创新交织在一起,大学与社会的联系更为复杂,对社会的影响也更重大.但是,从19世纪初到20世纪上半叶,经过工业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政府的职能又一次得到强化和扩展,政府对大学的行政控制能力进一步加强,大学要求学术自由的呼吁也更深入人心,由于各国文化背景不同,这一时期政府与大学的关系呈现多元化模式,如法国的集权控制模式、英国的大学自治模式、德国的协调模式、美国的市场竞争模式等.多元化模式可能使大学避免了一场重大的危机.

19世纪,实用主义成为支配美国大学的主流思想,《莫雷尔法案》导致许多新型农、工、贸易学院的建立,而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的初级学院运动,铸成了美国高等教育一种新的力量.在众多的新型院校中,康奈尔和威斯康星大学的办学思想具有典型意义,充分体现了美国高等教育实用和技术主义的特点.威斯康星大学校长范海斯非常重视大学的第三大任务——社会服务,并形成了著名的“威斯康星思想”,这一思想有力地推动大学发展进入到了现代时期.现代大学把社会服务纳入大学职能,彻底走出“象牙塔”,走向社会的中心,人们对大学有了更多的关注,为了回应社会的问责,政府便利用立法手段、经济手段、行政手段(如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控制)来控制大学.从二战结束到20世纪80年代末,民族国家独立解放运动风起云涌,世界逐渐分裂成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阵营,科技、经济、政治、教育等的激烈竞争,使政府从“守夜人”到“干预者”,继而成为“全能政府”,对大学的干预进入鼎盛时期.20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信息化和全球化进程的日益加快,公共行政管理进入了治理时代,受社会背景、政府与大学自身成熟度的影响,发达国家政府与大学的主导性关系也跟着调整为以合作为基础的治理模式,如市场治理型、参与治理型、解制治理型或弹性治理型等.但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政府对大学的直接控制却还在不断强化,大学走出“象牙塔”之后就彻底

1 2 3 4

初中数学论文格式范文模板,激发学习兴趣做好数学教学

日语专业论文开题报告书,职业院校学生社团活动促进学生综合能力的提升

学前教育硕士论文 网站,在学前教育声乐教学中得到启示提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