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参考文献硕士论文,上瘾物品消费研究

上瘾物品消费研究是一篇关于烟草和微观经济学和成本的参考文献硕士论文,免费供广大学者参考。

《探索与争鸣》2010006期作者/桑旸本文总字数:8731

内容摘要 长期以来,国内外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一直致力于有害上瘾物品的消费研究,试图理解为什么人们要保持并继续发展实质上有害的上瘾行为,以期找到影响此类产品消费需求的因素.同时,政策上也有不少禁烟法规,并借助增加税收、教育宣传、医疗辅助等手段干预消费者的决策,减少其对健康的危害.基于既有研究,从个人对上瘾物品的消费决策出发,通过对中国烟草消费市场现状的分析,试图深入理解消费者的上瘾行为,努力找到控制此类消费的有效途径,减少其对社会的外溢成本.上海今年将控烟纳入法律法规范畴,希望此举成为国家加强烟草消费有效干预的契机.

关键词 害品 上瘾物品 同群效应 外部效应 自我控制 时间不一致性

作者 桑旸,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研究生. (上海:200433)

自1992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有关审议报告中建议,先由市政府制定在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章,到1994年市政府制定并颁布《上海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暂行规定》,再到2009年12月,上海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表决通过了《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并于2010年3月1日正式施行,成为我国首部省级控制烟草的地方性法规.近20年来,禁烟从“规范”上升到具备法律效力,不仅用实践证明了这一措施的可行性,也反映了吸烟上瘾对社会危害之严重、政府对民众吸烟行为之重视.笔者从个人对上瘾物品的消费决策出发,借助对中国烟草市场现状的分析,试图找到控制上瘾物品消费的有效途径.

害品经济的现状

美国诺贝尔经济学获奖者保罗·萨缪尔森的微观经济学述评描绘了这样一种经济环境——在一个自由的市场经济中,政府在让人们自由贸易的同时,对某些具有社会危害性的贸易活动,也会出面加以控制,从而影响和干预私人的消费行为.对于这类消费产品,经济学中将其定义为害品(demerit goods),惯常的做法是制定相关政策法规,处罚或是禁止这些害品,同时提供一定的公共教育和医疗辅助,以帮助人们摆脱对这些产品的依赖性. [1]

害品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上瘾物品.20世纪80年代中期,大多数文献都把上瘾现象定义为一种习惯的形成.因为习惯一经形成很难逆转,遂导致需求十分缺乏弹性,因此此类产品的价格提升对消费者的需求往往没有很大的影响.在上瘾物品的控制消费研究中,最令人关注的消费对象便是烟草市场,因为它不仅对消费者自身有害,还增加了社会成本,给全社会带来了严重的健康和经济负担.

如今,每年世世界有近540万人死于和烟草有关的疾病.据预测,因吸烟而导致的死亡人数在2030年将达到800万.[2]在过去几十年来,许多发达国家纷纷采用不同的烟草控制政策,如增加消费税收、为消费者提供不同种类的烟草制品,减少外溢成本;或是通过全面的公共场所禁烟条例,减少人们对香烟的消费,人均卷烟消费量也随之下降.但在发展中国家,吸烟对健康的负面影响却较少得到普及,烟草价格低廉,吸烟相应的控制措施也比较落后.在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1996年的一项全国调查中.61%的人表示,他们对使用卷烟构成的任何危害自己健康的结果表示质疑. [3]

上瘾行为的外部效应

烟草消费的总成本包括两个部分:个人成本和外部成本(即社会成本).对于外部成本,传统经济学领域主要集中在两个基本的问题上:一是对健康保护带来的成本负担,它是吸烟者给非吸烟者增加的货币外部性.二是二手烟以及因烟头造成的意外火灾,也即环境外部性.随着政府的介入,新的外部性也在产生.

1. 和非正规贸易

就吸烟者可能给公共健康带来的外部成本来说,上世纪60年代后期起,当大家都意识到烟草消费的低价格弹性后,许多国家转而开始对烟草征收附加税,其目的并不是为了减少消费,而是让烟草购买者“享受”的同时,支付其对社会和他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同时告诫儿童和年轻人远离上瘾物品.但曼宁( W。G.Manning) [4]和Warner[5]等人在此问题上提出了疑问.他们认为,高额税收导致的必然结果便是香烟 和各州之间的烟草价格战的产生,而这些行为对社会造成的危害似乎证明了高税率的“失范”.因此,到底怎样的控制才可以防止因烟草消费带来的直接社会成本,同时也不会引起例如 、非正规贸易等的发生——“有关烟草控制量度的测算”成为很多专家关注的焦点.

许多烟草 的程度一直缺乏 统计数据.在中国,据一些研究者的估计,香烟 的消费量相当于大约国内消费总量的10%. [6]来自 消费统计的数据也显示.1998年346万起 案件中,约8%的 产品为烟草.如果我们以一年约8%的烟草 案件来计算,中国政府在烟草行业中每年将损失约150亿人民币.

2.税收作用

也有一些经济学家在研究影响烟草消费因素的过程中发现,烟草需求的价格并不缺乏弹性;相反,提高烟草价格会动摇很多人尝试第一次吸烟的念头,有效控制青少年群体的吸烟行为,从而对成年人群体的吸烟流行度也有一定的影响.他们还发现,发展中国家的烟草价格弹性要比发达国家来得高.

上瘾消费的理性决策

1.时间不一致性条件下的个人偏好决策

1988年,贝克尔和墨菲提出了早期的上瘾行为模型[7],假设消费行为是一个连续的、完全理性的过程,指出发展至今并延续到将来的许多消费现象都是在稳定偏好情况下的最优行为决策.换言之,人们会在上瘾消费中收获“享受” (诸如吸烟快感、同群认同、缓解压力等收益),以及损失健康、金钱之间做出权衡(当然,如果个体能够认识到他的持续性消费行为最终会损失健康的话).这一模型也证明了消费者在使用此类产品时的短视性.

其后,很多经济学家通过实证研究不断验证和发展了这一模型.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Frank Chaloup-ka[8]和Grossman[9]等,在理性上瘾模型的应用方面进行了拓展.其中最为集中和突出的发现便是,当前上瘾物品的消费并不完全基于以前的消费,在一定程度上说,也是基于对未来消费行为的感知.或者说,消费者在进行眼前消费的同时,已经对将来他们可能会继续消费这类产品达成了共识,并对未来可能的价格提高产生了心理预期.

笔者对此论述并不完全认同.对于消费者个人来说,他们决策的过程也许并不像学者所假设的那样具备“前瞻性”,实际

1 2 3 4

电工电子技术优秀研究生论文,《电工电子技术》课堂教学之我见

知识产权本科会计学毕业论文,商业秘密司法保护的若干问题研究

油井mba硕士论文题目,特殊井管理方案的优化创新与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