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人mba论文格式标准,狂狷——唐宋词与人生(之一)一个纯净的孩子——说温庭筠

狂狷——唐宋词与人生(之一)一个纯净的孩子——说温庭筠是一篇关于词人和文学作品和政治生活的mba论文格式标准,希望对你的论文写作有帮助。

《社会科学论坛·上半月》2015009期作者/徐晋如本文总字数:11375

狂狷——唐宋词于人生

自序

徐晋如

【作者简介】徐晋如,深圳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政治儒学、诗词学的教学与研究.

【编者的话】唐宋词作为中国古代文学的一大宗,自清末俞陛云以来,解说者已甚众,将唐宋词与人生结合起来研究,也早就有了杨海明教授、邓乔彬教授的专著珠玉在前.然而,本刊拟自本期始推出徐晋如先生的《狂狷——唐宋词与人生》系列文章,是因为这些文章不是一位学人对唐宋词的研究所得,而是一位词人对唐宋词人的同情感悟,于中可见不灭的千古词心.

词初名曲子词,发源于隋唐,起初是配合燕乐演唱的文辞,故又名曲子.到宋代乃极流行,近人焦循、王国维至以“一代之文学”尊之.但在传统文学史的概念中,词在较长时期内,一直被称作“诗馀”,不能有很高的地位.对于这一境遇的形成,必须于中国文化精神有一真确之体认,然后始能有同情之了解.

原来,中国文学的主流,乃是一种政治性上层文学,个人之出处穷通,莫不与家国兴亡相关,那些徒然以文辞绮丽相饰,只表现个人情志的作品,从来就被目为轻薄,不能有很高的文学地位,更不用说那些代人立言的代言体曲艺文体了.而词之得名诗馀,正因词在一开始是不合于此种主流的.据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和凝本是著名的词人,但后来做了后晋的宰相,“专托人收拾焚毁不暇”.从此则故事,可见一般人心目中,始终认为词体卑下,无当于中国文学之根本传统.

曲子词之初兴,原仅盛行于社会下层.故其文辞近于俗语,不及诗语之下字雅驯.诗家语老杜、韩愈特重锤炼,宋黄庭坚至谓其“无一字无来处”.但词的文辞从一开始是较通俗的.今传王重民先生所辑《敦煌曲子词集》,所收录的作品都是在20世纪初才在敦煌石室中发现,此前一千多年,始终湮没不彰,然而那本是历史的必然,它们本就属于该被文学史所删汰的作品,因为它们完全不合中国文学尚雅、重人文主义的传统.我们来看两首《敦煌曲子词集》中的作品便可知道:

凤归云

儿家本是,累代簪缨.父兄皆是,佐国良臣.幼年生于闺阁,洞房深.训习礼仪足,三从四德,针指分明.娉得良人,为国远长征.争名定难,未有归程.徒劳公子肝肠断,谩生心.妾身如松柏,守志强过,鲁女坚贞.

洞仙歆

悲雁随阳,解引秋光,寒蛩响夜夜堪伤.泪珠串滴,旋流枕上.无计恨征人,争向金风漂荡.捣衣嘹亮.懒寄回文先往,战袍待·絮,重更薰香.殷勤凭驿使追访.愿四塞来朝明帝,令戍客休施流浪.一方面,敦煌词文辞伧俗,殊无诗人一唱三叹之致,故不能突破时空上的限制,成为可以流传久远、四海广被的作品;另一方面,敦煌曲子辞多是代言之体,非就作者自身生活取材,不是“有感而发”,故不能见出作者的生命、作者的歌哭.这些,都是中国文学所鄙薄的.

至五代风气攸变.时有蜀人赵承祚编《 集》,欧阳炯为作集序,中有“绮筵公子,绣幌佳人,递叶叶之花笺,文抽丽锦;举纤纤之玉指,拍案香檀.不无清绝之辞,用助娇娆之态”之语.可知词发展到五代,文辞固已渐趋雅丽,但就表达场合而言,则既非宗庙朝廷,又非邦国盟会,乃是在 尊前,是在豪门家宴、秦楼楚馆,是对私人生活的写照,用做寻欢作乐时的助兴,词之体格所以卑下,此亦不可忽视之一因.

亦惟词之功用,最早是供“绮筵公子,绣幌佳人,递叶叶之花笺,文抽丽锦;举纤纤之玉指,拍案香檀”.是用“清绝之辞”“助娇娆之态”,则以囿于欣赏者的水平,词作的感慨不能深刻,多写众情众相,而没有作家个人之生命体验,词之格调,不及于诗,此亦重大消息.

宋初欧阳修以一代名臣,而颇经意词作.欧词如《临江仙》: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栏干倚处,待得月华生.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

此词据宋钱愐《钱氏私志》云:

欧阳文忠任河南推官,亲一妓.时先文僖(钱J『面父钱惟演)罢政为西京留守,梅圣俞、谢希深、尹师鲁同在幕下.一日宴于后园,客集,欧与此妓不至,移时方来.在坐相视以目,公责妓云:“末至何也?”妓云:“中暑往凉堂睡着,失金钗,犹未见.”公曰:“若得欧推官一词,当为偿汝.”欧即席云:“柳外轻雷池上雨……”坐皆称善.遂命妓满酌赏欧,而令公库偿钗,戒欧公当少戢.

是知欧诗文追随韩愈载道之旌,而所为小词,则仅为座上侑酒,与中国文学之大传统无涉.又有《长相思》二首:

蘋满溪,柳绕堤.相送行人溪水西,回时陇月低.烟霏霏,风凄凄.重倚朱门听马嘶,寒鸥相对飞.

花似伊,柳似伊.花柳青春人别离,低头双泪垂.长江东,长江西.两岸鸳鸯两处飞,相逢知几时.两词均是代言之体,“一就送行女子着笔,一就远行男子落想”,皆不曾自个人生活借材,更无涉于治国平天下之志.

近时学者钱穆先生指出,中国文学家最喜言有感而发,最重有寄托,而最戒无病 .故后世之词论家,必为欧阳修曲护,认为他下面这首《蝶恋花》是一首有政治寓意的有寄托的作品: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清代常州词派的开山张惠言说:“庭院深深,闺中既以邃远也.楼高不见,哲王又不寤也.章台游冶,小人之径.雨横风狂,政令暴急也.乱红飞去,斥逐者非一人而已,殆为韩(琦)、范(仲淹)作乎?”可见,只有联系上重寄托、重政治抒情的中国文学大传统,词的地位始尊,才得与诗方驾并驱.

读古人诗,最宜依编年读之.则其人一生之行谊,社会时代之风云,尽收眼底.但古人词作往往不编年,即因古人诗虽则东云露一鳞,西云露一爪,然而每一首诗,都是时代的一个侧面,都可以就一滴水而见大海,但古人作词时

1 2 3 4 5

科学技术硕士学位论文网,海南五指山热带雨林野山鸡有限公司发展策略研究

农业大学专业硕士论文格式,全国农林院校文献检索课现状调查与分析

文艺关于论文致谢,中国现代文艺思想史的中间物    关于瞿秋白的“最清醒的现实主义”